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2张罚单共计1380万元,牵出上海银行过去5年“往事”!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

2张罚单共计1380万元,牵出上海银行过去5年“往事”!

11月17日,根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局上海监管局披露的罚单显示,上海银行因32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开出两张罚单,共计被罚款1380万元。其中一张罚单主要与EAST数据报送存在问题有关。该罚单显示,上海银行存在不良贷款余额数据报送存在偏差、漏报贸易融资业务余额EAST数据、漏报核销贷款本金EAST数据、漏报质或抵押物价值EAST数据、漏报权益类投资业务EAST数据、漏报投资资产管理产品业务EAST数据、漏报其他担保类业务EAST数据、漏报委托贷款业务EAST数据等,并且存在理财产品底层持仓余额数据报送存在偏差、理财产品销售端与产品端数据报送存在偏差、理财产品信息登记不及时等行为。共计19项违法违规事实,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款共计690万元。另一张罚单则直指上海银行理财业务。该罚单显示,上海银行因未按规定披露理财产品的杠杆水平、开放式公募理财产品持有高流动性资产比例未达到5%、公募理财产品持有单只证券的市值超过该产品净资产的10%,以及违规发行大额存单等13项违法违规事实,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款共计690万元。对于此次因理财业务、数据报送等领域的违规行为被罚,上海银行对媒体的解释是,本次处罚的问题发生在2017年至2021年期间,已经推进落实各项整改措施,并依规对相关责任人开展责任追究。此次的两个罚单都与数据漏报、错报相关,均指向上海银行的内外部风险和监管控制问题,与之直接相关的则是风险管理委员会和风险管理部门,而2017-2021年之间直接负责上海银行风险管理的高管,正是2021年初被举报的副行长黄涛。曾被举报违规放贷265亿元黄涛属于上海银行的“空降兵”,从1996年起就在建设银行任职,最开始的职务是资产保全部科员,资产保全部的主要职责就是化解不良资产,一路升至主任科员,在2001年又转入风险管理部门,到2012年升任建设银行总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2013年4月起,黄涛转战上海银行,入职便是首席风险官,2016年6月,再升职为副行长。2016年11月黄涛在上海银行IPO上市投资者交流之时,又专门对风控进行了一番解释,表示上海银行已实施全面风险管理体制改革、搭建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加强授信业务管理和通过建设风险管理工具和搭建管理信息系统等措施。当时上海银行提交的IPO申报文件也强调:本行运用“现场检查、风险预警、实时监控、事后监督”等手段,形成“风险研判—风险检查—整改跟踪—能力提升—风险评估”的运营操作风险管理闭环,强化柜面及运营风险控制。黄涛任职上海银行后,受到了极大的优待,薪资待遇在10个高级管理人员之中,排名始终处于前四,甚至高于行长胡友联。2016年黄涛的薪酬合计达到169.71万元,仅次于董事会秘书李晓红和副行长施红敏。2019年领薪酬达到228.27万元。2020年黄涛的年薪、社保企业年金公积金的单位缴存部分和中长期激励收入三项累计超过297万元。黄涛和副行长汪明两人,成为薪酬最高的高管(并列第一)。然而2021年1月10日,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老板、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徐国良通过一篇长文直接举报黄涛“勾结深圳宝能集团,步步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取国有银行265亿元贷款”。在这篇举报文章里提及在行长胡友联拒绝签字的情况,副行长黄涛仍旧能完成对宝能放贷,而且数次指控黄涛提到“你和你的同伙”,“同伙”一词意味深长。一时间,上海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和黄涛的个人职务行为成了金融圈的舆论焦点。巧合的是,之前腾讯新闻的消息显示,徐国良与胡友联是相熟的校友,而且之前徐国良与上海银行的许多业务都是胡友联在其中运作。不过上海银行给出回应称,向宝能授信属于正常商业行为,宝能集团有真实合理资金需求,并提供有效担保,抵质押率不超过70%,依据审慎评估原则,并不存在违法违规放贷行为。“建行系”疑云挥之不去然而不知是否因为举报事件,还未等任职期结束,2021年8月胡友联辞职而去,黄涛在10月27日也“因工作变动”离职而去,辞职当天就立即生效。任职期仅仅10个月,但2021年黄涛拿到的薪酬仍高达275.5万元,仅仅比其他三位副行长的薪酬少了10万元左右。耐人寻味的是,上海银行只用28个字对黄涛在任职期内的贡献表达了感谢,而对胡友联用了79字,对胡的贡献表述更加具体。一语成谶。2023年10月,上海银行一纸诉状将宝能系相关企业告上法庭,要求托吉斯立即偿还借款本金25.8亿元并支付相应利息、罚息及复利,同时请求判令宝能系其他企业和姚振华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从目前宝能的现状看,这笔借款恐怕很难通过催收收回。从2013年到2021年,黄涛在上海银行的任期内,是上海银行高速发展的关键阶段,尤其是2016年上市后,上海银行的资本金获得了快速地充实,在金融科技投入和风控体系建设方面可以获得了充足的资金, 上海银行原本应该在2016年后在内控方面获得大幅提升,只是近年来连续收到大额罚单,实在是匪夷所思。那么为何7年间,黄涛能够拿到极高的薪酬,且获得上海银行极大地信任呢?也许履历能看出端倪。上海银行现任董事长金煜的履历显示,其曾在建设银行任职多年,并且也任职过上海商业银行董事、上海银行(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和申联国际投资公司董事,如今依然担任上海银行党委书记和董事长职位,任职期早已超过7年,在上海银行的工作期已超过12年。黄涛除了10多年的建设银行工作期之外,到了上海银行后,也先后任职过上海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之外,上海商业银行董事、上海银行(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上银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和申联国际投资公司董事,几乎复制了金煜在上海银行的职务历程。另外,薪资水平与黄涛不分伯仲的副行长施红敏,也有着多年建设银行工作经历,在上海银行的职务是党委副书记,而且还兼任执行董事、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从2012年任职至今已经超过10年。虽然市场对于金煜和施红敏“超期服役”的议论沸沸扬扬,但至今仍无迹象表明二人有辞职的动态。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